聚博通 热度榜 全民聚焦 查看内容

十年参与打造更包容社会 邱玉雯喜见从“可怜”到“共情”飞跃 ... ...

2023-12-3 10:42| 发布者: 影之韵律| 查看: 45| 评论: 0|原作者: 迪拜网

摘要: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。配合这一天,在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任职局长10年的邱玉雯接受《联合早报》专访,分享我国过去10年如何打造包容社会。新协立综合设施是外媒笔下的“包容设施典范”,目前正在扩建,原定明 ...
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。配合这一天,在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任职局长10年的邱玉雯接受《联合早报》专访,分享我国过去10年如何打造包容社会。
新协立综合设施是外媒笔下的“包容设施典范”,目前正在扩建,原定明年完工的工程料延至2025年竣工。新设施建成后预计会增设美术馆,并提供中医服务等,聚焦身心障碍者在18岁以后的生活阶段可能面对的问题。
今年是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(SG Enable,简称新协立)成立的第10年,也是邱玉雯(53岁)担任新协立局长的第10年。

  
 


  新协立综合设施正在扩建一栋四层楼高的新设施,工程料2025年竣工。(曾坤顺摄)
 
邱玉雯处事低调,甚少接受媒体专访。她受访时笑说:“我在社媒也不刷存在感,那些账号是为了申请其他账号,不得以才创建的。”
新协立成立于2013年,旨在服务身心障碍者及其看护者,积极与利益相关者合作,加强社会支持网络。
新协立多管齐下建造包容社会,包括推出协立生活基金,资助可支援身心障碍者、改善他们生活的创新项目。新协立也成立协立学苑,集结来自教育界和商界等合作伙伴,携手为身心障碍者提供培训,深化技能。


  新协立综合设施原是全国职工总会就业与职能培训中心所在地,新协立花了一年多才完成大规模改造。(曾坤顺摄)
 
此外,新协立在红山设立占地3万平方米的新协立综合设施(Enabling Village)。这个设施2015年开幕,为身心障碍者提供一站式的职业培训和就业配对服务,也是民众共享的社区空间。
邱玉雯说,新协立综合设施原是全国职工总会就业与职能培训中心所在地,新协立花了一年多时间才完成大规模改造。“原来的设施没有电梯等设备,不是无障碍设计。当年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的陈振声挑战我们,设法将无法通行的地方变成无障碍空间。若能完成这个挑战,就代表只要愿意投入精力,任何地方都可以变得包容。”
新设施将全方位满足身心障碍者和看护者需求
新协立综合设施正在毗邻扩建一座四层楼的新设施。邱玉雯透露,新设施的一楼会设计成举办社区活动的空间,为身心障碍者和看护者提供社交机会等;二楼增设艺术馆,是他们展出作品的平台,也提供与国际伙伴合作的机会。“希望公众光顾美术馆时,不要把关注点放在作者的身心障碍上,而是打从心底欣赏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。”
三楼将以照顾身心障碍者和看护者的心理健康为设计主题,可能推出中医服务,也设立预先护理计划资源中心,帮父母规划身后事,如怎么写遗嘱、孩子应托付给谁照料等。
四楼会提供授课空间,帮助身心障碍者掌握新技能,推广终身学习的精神。这层楼也会开辟空间,让利益相关者集思广益,研发打造包容环境的科技。
邱玉雯说:“新设施的设计考虑到身心障碍者离开学校后的需求,以及看护者所需的帮助。我们将继续与社区和家庭合作,共同打造包容社会。”
反思新加坡社会过去十载是否变得更包容,她认为:“多数人对身心障碍者的认识增加了,不再觉得他们只能待在家中,看护者也更愿意出门,较少担心他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。从带着‘可怜’的态度接触身心障碍者,到如今以‘共情’的立场认识他们,社会的这一转变还是显著的。”
至于我国接下来在打造包容社会的道路上应关注哪个方面,邱玉雯提到“去中心化”的重要,即在社区里为身心障碍者提供更多空间与活动。

  
   
    延伸阅读
  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第三届“协立嘉年华” 特需人士展示才能的舞台 
 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政府调高薪资补贴 鼓励雇主聘请残障人士或释囚 
  
 
“中心化的设施仍重要,如一些身心障碍者接受治疗时会用到输液管等医疗用具,需要密集看护和高度安全的环境,只有在指定的中心才能提供这类服务与环境。不过,拥有中心的同时,我们也应该积极推出更多社区活动,为身心障碍者建造‘无墙’的社区环境,这才是真正包容的社会。”
正视价值用心发掘强项 人人能为社会做贡献
每个人都有专长,能为社会做出贡献,关键是用心发掘自身和同行人的强项。家长要关注孩子的成长环境与过程。
邱玉雯在专访中指出,约3%的新加坡人有某种身心障碍,虽然这只占整体人口的小部分,但身心障碍可以分成很多种,程度也不同,要深入了解这个群体不容易。


  邱玉雯处事低调,甚少答应媒体专访。她受访时笑说:“我不在社媒刷存在感,那些账号是为了申请其他账号,不得以才创建的。”(曾坤顺摄)
 
邱玉雯有三个儿子,其中一个有严重的阅读障碍,目前正在追求艺术之路,他也是奖学金得主。
回家问孩子第一个问题:在学校开心吗?
谈及育儿之道,她说:“比起听写是否考好,如果孩子能在学校收获快乐,这意味着他在学校有朋友,环境也提供了足够的支持等,这对孩子塑造自信很重要,对有身心障碍的孩童也不例外。我回家问孩子们的第一个问题是:在学校开心吗?”
邱玉雯出任新协立局长之前在教育部任职近20年,参与过将莱佛士书院和莱佛士初级学院合并为莱佛士书院的项目。
“有家长当时反映应保留莱佛士初院的品牌,但这些言论折射出对‘成为最好’的追求,成功的定义相对狭窄。反之,在新协立工作的这些年开拓了我的世界观,我和同事都觉得这个领域帮我们修身养性,变成更好的人。假使我现在重返校园,我会是更好的教师。”
与邱玉雯合作10年的助理是一名体障者,原本只是失去视力,近几年也失去听力。
邱玉雯忆述,认识助理之初得知对方是大学毕业生,也喜欢阅读,是个聪明有能力的女子,却在从事电话营销,属于不充分就业(underemployed)。
邱玉雯笑言:“我善于猎头,她是我挖角过来的,因为我知道她可以胜任助理的工作。她未失去听力时,能一边做笔记,一边听出说话者的语气是否紧张等,这些细腻的观察是加分项。”
邱玉雯指出,身心障碍者也有潜力为社会做贡献,但雇主须正视身心障碍者的价值,不应带着怜悯之心,为了“做好事”而雇用他们,否则对他们其实不尽公平。
“例如,酒店可以考虑将主管原本负责的房间检查工作分出来,雇用自闭症患者来执行。自闭症患者喜欢重复性高的工作,能迅速确保房间洁净整齐,主管少了检查房间的工作则可接手其他工作,自我提升。如果公司愿意重新规划业务,就可以带来‘三赢’,即主管有工作扩展的机会、自闭症者可以有意义地自食其力、公司解决了人力问题,也有更强的员工价值主张和品牌。”
访谈中邱玉雯用的杯子上印着她的五大性格优势测试结果:成就者(achiever)、自我肯定(self-assurance)、最大化者(maximiser)、未来主义(futuristic)和信念(belief)。
“我的工作是要激励自己和利益相关者,一起建造每个新加坡人都感到自豪的包容社会,但别把我写得貌似一名政治人物,我对从政不感兴趣。”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收藏 邀请

编辑推荐

© 2001-2021